中南美札記三則:(二)南美「仙草」瑪黛茶

(二)南美仙草瑪黛茶

我平日只愛兩種飲料:濃郁的咖啡與清香的綠茶。想不到這次我在南美洲,又發現了與咖啡、茶三足鼎立的第三種飲料──瑪黛茶(yerba mate)。

我第一次見人喝瑪黛茶,是在巴拉圭(Paraguay)的首都亞松森。我有眼不識泰山,以為那人是當地土著,在路邊吸水煙筒。後來我才知道,南美洲人的喝茶方式和我們不一樣:他們的茶不是「喝」的,而是「吸」的 。

瑪黛茶是一種叫「巴拉圭冬青」(Ilex paraguariensis)的「草藥茶」,這種冬青(Ilex)只生長在南美洲伊瓜蘇大瀑布附近的熱帶雨林。據說這茶有提神安眠、通便減肥、降血脂、抗氧化等等的神奇功效,所以南美洲人稱它為「仙草 」,是上天恩賜的神秘禮物。

南美洲人喝茶的歷史十分悠久,遠在西班牙人到南美洲之前,巴拉圭土著「瓜拉尼人「(Guaraní)就以瑪黛茶待客。他們傳統的喝法是將茶葉放進乾葫蘆(gourd)杯中,用熱水沖泡,然後與親友們一面聊天,一面把「葫蘆杯」傳來傳去,用同一根吸管「吸」茶。

現在的南美人喜歡用熱水(非滾水)沖泡瑪黛茶的碎葉與葉梗。沖泡之後,碎葉與葉梗浮在水面上,像灑了一層厚厚的碎木屑,所以還要借助「吸匙」濾葉去渣。這吸匙西語叫bombilla,上半部有點像中國水煙筒的吸管,由銀或不銹鋼等金屬打造,吸管的底端則有一個球形或半球形的茶匙,茶匙上的一些小孔,就是吸茶濾渣的工具。

巴拉圭人嗜茶,茶具也很講究。在亞松森街頭,提著「茶筒」招搖過市的茶客到處可見,賣瑪黛茶具的商店更如雨後春筍,無所不在。茶具中昂貴的,金裝銀制、寶石鑲嵌;一般用的,金屬、木竹、葫蘆、牛角等製作,其中我以為最特別、最具南美風味的,莫過於牛蹄或羊蹄製作的茶杯。

瑪黛茶在世界各地的健康食品店都買得到。現在世界上生產瑪黛茶最多、最有名的國家是阿根廷。在阿國,瑪黛茶被視為國寶,與足球、探戈、烤肉齊名。

初喝瑪黛茶,略帶苦味,多喝幾次,就可聞到一股茶葉的清香,久而久之,就好像在喝綠茶了。跟喝其他品種的茶一樣,我認為對從未喝過瑪黛茶的人來說,最好循序漸進,由少而多,慢慢適應。我現在每天只用一小撮茶葉,就已經感覺到瑪黛茶的清腸作用,至於以後會不會達到所謂的「輕體減肥、美容養顏」的終極效果,則有待長期觀察。

瑪黛茶既有提神、又有安眠的效果。一八三六年,達爾文在《小獵犬號之旅》一書中就曾提到:「營帳之外天寒地凍、風勢強勁,我喝了瑪黛茶以後,就睡了一個從未有過的好覺。」就在達爾文喝了瑪黛茶約二百年後的某一天,我也喝了瑪黛茶,我的經驗和達爾文差不多,─晚上喝了茶,非但沒有失眠,而且還睡了一個好覺。不過瑪黛茶不是安眠藥,不會催我入眠,只是一旦睡著了,我就睡得十分香甜。

瑪黛茶是阿根廷男女老少都愛喝的飲料。據近代科學家分析,瑪黛茶含有一百九十六種天然元素,比中國綠茶所含的一百四十四種活性物質還多了五十二種,其中抗氧化成分占了百分之五十以上,超過了法國紅酒與中國綠茶。

瑪黛茶真的那樣神奇嗎?有沒有什麼禁忌或副作用呢?我衷心地希望醫學界的學者專家們,能提供更多更好的科學資訊,供人們參考。

當今之世,美國嬰兒潮的嬰兒已經開始步入老年,在血壓、血糖、膽固醇「三高」當道、談「肥」色變的二十一世紀,誰不想無病無痛、身輕如燕、青春永駐呢?

原載《美國洛杉磯華文作家協會三十週年紀念文集》,2022

作者: 张棠

浙江永嘉(現青田)人,臺灣大學商學系國際貿易組畢業,美國洛杉磯南加州大學工商管理碩士。曾任美國聯邦人口普查局洛杉磯分局主任。著有散文集《蝴蝶之歌》、詩集《海棠集》。2009年為父親張毓中先生整理出版自傳《滄海拾筆》,由臺灣傳記文學出版。在世界日報部落格(WJBlog)的「張棠隨筆」於2011年被「臺灣本土網路文學暨新文學主義時代」提選為首批優秀「臺灣本土網路散文作家」。2013年《蝴蝶之歌》獲華人著述散文類佳作獎。曾任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第13屆副祕書長,擔任文集繁體版《異國食緣》與簡體版《海外女作家的人間煙火》主編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