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誦詩:離騷(節譯)

屈原是中國最偉大的詩人之一,他的《離騷》,詩長2490字,是中國詩史上極重要的詩歌。但是,屈原生長在秦始皇統一文字前的戰國時代,距今約有2500年,現代人讀離騷的原文,會覺得艱深難懂。為了紀念屈原與詩人節,我用「朗誦詩」的方式,用白話文節譯了《離騷》中後面的一段,與愛詩的人分享。這段節譯,只是一段朗誦詩,與文學的探討無關。文中的左邊是屈原的原文,右邊是我的白話翻譯。基本上我的翻譯是取材臺灣呂正惠教授的《澤畔的悲歌 — 楚辭》。

離 騷(節譯)

靈氛既告余以吉占兮,    既然巫師為我卜卦卜了個吉祥

歷吉日乎吾將行。          我就選好了吉日要去遠航

折瓊枝以為羞兮,          折瓊枝為食

精瓊爢以為粻。             碾玉粉為糧

為余駕飛龍兮,             我駕著飛龍

雜瑤象以為車。             象牙美玉裝飾著車輛

何離心之可同兮,          道不同怎能相處

吾將遠逝以自疏。          我要離群遠去 獨自流浪

邅吾道乎崑崙兮,          我向崑崙山前進

路修遠以周流。             因為路途遙遠 我慢慢地遨翔

揚雲霓之晻藹兮,          雲霓作的旗子在空中飄飄揚揚

鳴玉鸞之啾啾。             車上的鸞鈴叮叮噹噹

朝發軔於天津兮,          早上從天河出發

夕余至乎西極。             傍晚到了遙遠… 遙遠…的西方

鳳凰翼其承旂兮,          鳳凰恭謹地舉著旗子

高翱翔之翼翼。             兩翼翩翩 高高翱翔

忽吾行此流沙兮,          我忽然來到了…流沙之鄉

遵赤水而容與。             順著「赤水」倘佯

麾蛟龍使梁津兮,          我令蛟龍橫成橋樑

韶西皇使涉予。             又命「西皇」渡我過江

路修遠以多艱兮,          路途既遙遠又艱險

騰眾車使徑待。             我命眾車相護兩旁

路不周以左轉兮,          經過「不周山」向左

指西海為期。                轉往西海的方向

屯余車其千乘兮,          成千上百的車輛

齊玉軑而並馳。             並駕齊驅 玉軸相連

駕八龍之婉婉兮,          駕車的八條龍婉婉飛動

戴雲旗之委蛇。             雲旗長長地飛揚

抑志而弭節兮,             放慢了馬車 止住了憂傷

神高馳之邈邈。             我的心神仍飛馳得渺渺茫茫

奏九歌而舞韶兮,          奏九歌 舞韶樂

聊假日以媮樂。             且讓我自得其樂

陟升皇之赫戲兮,          登上了高處  天地一片明亮

忽臨睨夫歸鄉。             忽然  我望見了…故鄉

僕夫悲余馬懷兮,          馬夫悲泣 馬也悲傷

蜷局顧而不行。             猶豫 又 猶豫

                                  我… 頻頻…頻頻回望……

(取材臺灣呂正惠的《澤畔的悲歌–楚辭》)

作者: 张棠

浙江永嘉(現青田)人,臺灣大學商學系國際貿易組畢業,美國洛杉磯南加州大學工商管理碩士。曾任美國聯邦人口普查局洛杉磯分局主任。著有散文集《蝴蝶之歌》、詩集《海棠集》。2009年為父親張毓中先生整理出版自傳《滄海拾筆》,由臺灣傳記文學出版。在世界日報部落格(WJBlog)的「張棠隨筆」於2011年被「臺灣本土網路文學暨新文學主義時代」提選為首批優秀「臺灣本土網路散文作家」。2013年《蝴蝶之歌》獲華人著述散文類佳作獎。曾任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第13屆副祕書長,擔任文集繁體版《異國食緣》與簡體版《海外女作家的人間煙火》主編之一。